国学网
 
 
 
 
 
版权所有:国学网 PDF版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4年12月25日> > 总第90期 > 第B10版 > 新闻内容
慕容鲜卑兴亡录系列之六:潜龙勿用(下)
新闻作者:周萌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25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各种阴谋和阳谋均未凑效的情况下,勋贵集团使出了杀手锏,那就是利用星象和谶纬,以天命的形式人为制造鲜卑威胁论。晋武帝宁康元年(373),长达十多丈长的彗星出现在尾宿和箕宿(二十八星宿中东方青龙最后两个)之间,扫过井宿(南方朱雀之首),从四月直到秋冬还没消失。太史令张孟解释,从天象所代表的人事来看,尾宿和箕宿属于燕国,井宿属于前秦,彗星的运行表示十年后燕国要灭掉前秦,二十年后拓跋鲜卑代国(北魏前身)要灭掉燕国。慕容暐父子兄弟本是仇敌却布满朝廷,尊贵显赫无人可比,应当杀掉他们的首领以应对上天的灾变。苻坚的弟弟苻融深受宠信,为此专门上书分析形势,过去鲜卑横跨六州,南面称帝,兴师动众多年才将其制服,他们原本不是倾慕道义而来,现在过分亲近宠幸,使父子兄弟林立朝廷,权力威势超过勋旧,可虎狼之心终究难以豢养,星象变化已在示警,不能掉以轻心。苻坚用儒家政治理论回复,自己正要把天下统一为一家,把夷狄当作赤子来对待,没有理由排斥任何人,只要自我完善、修身立德,又何惧外患呢?
  不过,勋贵集团并不死心,次年发生了更加离奇的事件,有人闯进明光殿大喊:甲申(384)、乙酉(385)之年,鱼羊吃人,悲惨啊,没有人活着留下来。鱼羊合起来就是鲜,暗指鲜卑。虽然这个预言后来不幸变成现实,但此时的目的还是为了打动苻坚,所以这件事要么是捕风捉影,要么是有意设计,苻坚下令捉拿此人,必然一无所获。朱肜和宦官赵整坚持请求诛杀鲜卑人,苻坚一概不听。
  客观地说,勋贵集团也不完全是无中生有和反应过度,因为慕容家族时刻都在关注时局的发展,并念念不忘复国梦想。晋孝武帝太元元年(376),慕容绍私下对慕容楷说,前秦自恃强大,求胜不止,北面驻守云中,南面镇守蜀汉,相距万里,辗转运输,道旁坟冢相望,军队疲惫在外,民众困苦在内,危亡已经迫近了。以叔父慕容垂的仁爱智谋,气度不凡,定能光复燕国,只需多保重以待时机。次年原后赵将作功曹熊邈向苻坚讲述石氏宫室器物的华丽丰盛,被任命为将作长史兼尚方丞,大规模修整舟船兵器,用金银装饰,精巧至极。慕容农对父亲慕容垂说,自王猛死后,前秦的法律制度日益荒废,如今再加上豪奢,灾祸很快会降临,图谶中的话即将应验,应结纳勇武杰出之士以秉承天意。慕容垂笑着说,天下大事不是你所能预知的。慕容垂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城府之深岂是常人可比,但这一笑仍把他的内心都抖露出来了。不难看出,慕容家族不仅利用苻坚宽仁少断的弱点来自我保护,而且以深厚的政治洞察力把前秦的内政看得一清二楚并准备伺机而动。
  除了长年作战和作风奢靡使国力大量消耗以外,苻坚还做出了两个错误的决策,而这与慕容家族的命运息息相关:第一,迁出本族而留下鲜卑。太元五年(380)七月,苻坚认为氐族繁衍很快,决定把都城一带十五万户氐人划分开来,让自己的亲族分别统领,散居一方,如同古代的诸侯国。这是仿效被后人称颂的周代分封制度,但除了满足苻坚一厢情愿的政治想象以外,实质意义大概只剩分散力量而自我削弱罢了。当然,对慕容家族而言,这是利好消息,十年前,前燕灭亡时四万多户鲜卑被迁至长安,这一进一出之间,两个民族居于核心区域的人口比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本来,消灭他国以后,把当地的豪强迁到首都安置以便控制,这是历来的做法,倒也无妨,只是历代同时会采取两手策略:一是打散他们原有的政治经济秩序,使之无法再结成有力的同盟而逐渐融入新的环境;二是通过文化宣传以新的国家认同取代族群或故国认同。在“破”和“立”完成之前,本族是苻坚的根本依托,而氐人本来并不特别多,苻坚出于理想不顾现实,反倒让鲜卑聚集了人口优势,人多力量大,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关于这一点,赵整在宴会上所唱的歌词已经说得很明白,阿得脂,阿得脂,伯劳鸟的舅父是仇绥,尾长翼短不能飞。远迁本族留鲜卑,一旦出现缓急应当告诉谁!苻坚只是报以微笑,没有理会,仅仅五年之后,一切就都变成了现实。
  第二,执意南征而国内大乱。本来,王猛留有两条政治遗言:一是不能把东晋作为图谋对象;二是应当逐渐消灭鲜卑和西羌,只有这样才能稳固江山。王猛虽是汉人,但这并不是为东晋谋划,而是对前秦所面临的国内外形势及政治风险所作的判断。前一条的理由主要有三:一是东晋是正统所在,对其用兵在道义上不占上风,而政治的要义在于用道义聚拢人心,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民心向背事关成败。二是当时谢安主政,上下相得,根基牢固,不易得手。三是此时前秦已有较大的军事优势,东晋并不构成真正的威胁。后一条的理由也主要有三:一是鲜卑和西羌曾经是与前秦争夺中原的强劲对手,而且一直没有忘记他们的政治梦想。二是他们的利益诉求正好与前秦相左,亦即对前秦不利才是他们最有利的时机。三是他们人数众多,而且近在卧榻之侧,极易发生变故。
  大概王猛也已看到,前秦连年用兵,虽然屡战获胜,统一北方,但内部所积累的深层次矛盾愈加凸显,例如军队屡胜而骄,百姓不堪重负等。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前秦正应利用与东晋对峙而占有军事优势之机,暂停军事行动,转而调适内政,使国家从战争状态过渡到正常状态,这是任何政权转型的必经之路。相反,那些靠攻灭西晋起家的胡人所建立的国家,例如匈奴汉国、前赵、后赵,由于没有意识到,也不懂得如何转型,长期紧绷一根弦,结果必然是戛然断裂,这是近在眼前活生生的例子。因此,王猛的对策是对东晋保持适度的军事压力,集中精力逐渐剪除鲜卑和西羌等心腹之患。这里有两层意思:一方面是通过文化建设培养国家认同,消除民族之间的壁垒和鸿沟,至少使大多数人从内心消减抵触情绪。另一方面是恩威并用,对那些有重要影响的人物采取特别措施,不能听任他们积聚能量。王猛毕竟非比寻常,“宜渐除之”的意思是,诛杀最为简单易行,但粗暴之至,隐患更深,成熟的政治家应该用时间和耐心去做细水长流的事情。
返回【第B10版】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2 ©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总编室电话:010-68426985 E-mail:gxzk@guoxue.com | 备案号:京ICP备120204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909号 京ICP1101034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