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
 
 
 
 
 
版权所有:国学网 PDF版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4年11月27日> > 总第86期 > 第B10版 > 新闻内容
慕容鲜卑兴亡录系列之五:庸人误国(下)
新闻作者:周萌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27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慕容恪之后,前燕威望才能最杰出的人物当属慕容垂,但当权的慕容评和可足浑太后忌恨他,意欲除之而后快,慕容垂不愿发动政变来为自己解围,可是没有找到既能保全宗族又不失大义的两全之策,内心十分忧虑。长子慕容令看穿了他的心思,并献上可进可退的两种解决办法:一是逃回旧都龙城,以恭顺的言辞谢罪,要是国君有所感悟,因而能得以返回,这是大幸。二是若非如此,则可以坚守卢龙要塞,安抚关内民众,怀柔关外蛮夷,也足以自保。其实,慕容评和可足浑太后回心转意的可能性是极小的,但这样做是先礼后兵,能让慕容垂以不得已而为之的处境获得更多的道义同情,为将来在宣传造势和争取人心方面化被动为主动。
  慕容垂依计而行,晋海西公太和四年(369)十一月初一,也就是打败桓温一个多月以后,打着到大陆泽(即广阿泽,亦作巨鹿泽,位于河北隆尧)打猎的名义出走,没想到走到邯郸时出了差错,他的小儿子慕容麟因平时不受宠爱,竟然逃回首都邺城告状,结果慕容垂身边的人大都叛逃了。慕容评派慕容强率精锐骑兵追赶,在范阳(河北涿州)追上了他们。慕容令断后掩护,慕容强也不敢逼近。这时正好太阳落山,在此危急关头,慕容令提议,事情已经泄露,原先的计划无法实施了,前秦正在招贤纳士,不如前去归附。慕容垂也认为此时已别无选择,于是遣散骑兵,消灭痕迹,从山间小路悄悄折回邺城,隐藏在后赵石虎的显原陵。不一会儿,有数百名骑马打猎的人从四面奔来,抵抗显然寡不敌众,逃跑又无路可走,正不知该怎么办时,猎人捕猎的老鹰全飞走了,这些人也都散了。慕容垂觉得这是天意相助,所以杀白马祭天,并与跟随他的人对天盟誓。
  在这个最危险也最安全的地方,慕容令提出了一个最危险也最安全的方案,那就是利用大家对慕容评嫉贤妒能的怨恨,以及民心对慕容垂的拥戴,趁慕容评毫无防备发动突然袭击,擒获他易如反掌,事成之后,改革弊政,选任贤能,兴国存家,两全其美。慕容垂始终不愿冒险,担心万一不成后悔莫及,不如西逃前秦可确保万无一失。在杀掉想要潜逃的马夫和河阳(河南孟州)渡口阻拦的官吏,并击退一小股地方武装的追击后,慕容垂和小段夫人,儿子慕容令、慕容宝、慕容农、慕容隆,侄子慕容楷,舅舅兰建,从官高弼顺利逃到前秦。
  苻坚听说慕容垂前来投奔,兴奋是可想而知的,因为对他来说,这是名利双收的好事。苻坚早有图谋前燕的意图,只是慑于慕容垂的威名而没有行动,现在慕容垂带着一帮能臣干将来归,不仅削弱了对方,增强了自己的实力,而且加深了对方内部的矛盾,提升了自己的形象。因此,苻坚亲自到郊外迎接,刚见面就有点迫不及待地邀其共创大业,平定天下,并许诺将来把前燕旧地册封给他,使其既能对先祖尽孝,又能对国君尽忠。虽然君恩如流水,并不可靠,但从苻坚后来善待慕容垂等人来看,这番话确实是有诚意的,只是此时的慕容垂还想不了那么多,即使要想,这也不是他想要的,何况前秦和前燕两虎相争,他的身份相当敏感,若不低调行事,随时可能性命不保,所以赶紧以罪人的身份推辞。其实,慕容垂在前燕早已功勋卓著,排斥他的王猛也在六年后去世,但他在前秦的十五年间没有任何建树,看来是有意韬光养晦,或者说是不愿真正为前秦效力。
  有意思的是,时年三十一岁的苻坚几乎可以算是慕容家族的粉丝,他对这一点也毫不掩饰,例如爱惜慕容令和慕容楷的才能,给他们厚重的礼遇,赏赐数万,每当他们进见,苻坚都注目端详。关中士民历来知道慕容垂父子的名声,无不倾慕。只有权倾朝野的王猛有不同看法,认为这帮人就像龙虎一样难以驾驭,一旦得到风云际会的时机就会无法控制,应当尽早除掉。苻坚向来对王猛言听计从,惟独在这件事情上立场坚定,态度坚决,理由是自己正要招揽英雄豪杰荡平天下,那样做的话,还有谁会归顺?况且已经诚心接纳,若再食言,连平民百姓都不如,将何以取信于天下?因而任命慕容垂为冠军将军,封宾徒侯,慕容楷为积弩将军。客观地说,慕容垂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势下来到前秦的,起初还不可能有异心,虽然后来叛逃自立,但这是苻坚一意孤行进攻东晋而在淝水之战中惨败,国内已然分崩离析的必然结果,接纳慕容垂是有利无害的。
  然而,对前燕来说,慕容垂的出走带来了不可低估的负面影响,朝野议论纷纷,加深了人们对慕容评等人的不满,慕容评虽然采纳申绍的建议,破格提拔慕容垂的僚属高泰以稳定人心,但并未真正认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因为恰好此时出使前秦的梁琛回国复命,以自己的所见所闻提醒慕容评,前秦每天检阅军队,在陕城以东储备了许多粮食,再加上慕容垂前去归附,定有窥视前燕的打算,应当早作防备。慕容评不愿相信,认为前秦不会接纳前燕叛臣而破坏两国的友好关系。梁琛进一步分析,两国分别占据中原,都有互相吞并的志向,东晋桓温对前燕用兵时,前秦是为自己打算而出手相救,并不是爱护前燕,更没有忘记既定目标,何况苻坚和王猛善于治国,名不虚传,绝不能掉以轻心。慕容暐和慕容评都不以为然,只有皇甫真对此深感忧虑,上书指出前秦通过出兵救援和使者访问掌握了前燕的山川地形和兵力虚实,再加上慕容垂为他们谋划,应当防范于未然,增强洛阳、太原、壶关(山西长治)等军事要塞的兵力。慕容评的自我感觉极为良好,竟然认定前秦国力弱小,还要靠前燕作为后援,苻坚不会采纳前燕叛臣的意见而断绝两国的交好,梁琛和皇甫真所言是小题大做,自己吓自己,反而容易惹得他们想来进犯,所以最终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返回【第B10版】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2 ©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总编室电话:010-68426985 E-mail:gxzk@guoxue.com | 备案号:京ICP备120204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909号 京ICP1101034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