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
 
 
 
 
 
版权所有:国学网 PDF版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4年11月27日> > 总第86期 > 第B10版 > 新闻内容
母爱如天,诗中藏爱
新闻作者:周建道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27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天大地大母恩大,海深水深母爱深”;“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母亲爱子情”。翻开我国古代典籍,赞美、吟咏、感叹母亲的诗歌可谓浩如烟海、琳琅满目,时至今日,每每展卷读来,依旧让人感动不已。
  大约3000年前,在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就有这样的句子:“母兮鞠我,拊我蓄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大意是母亲生养了我们,含辛茹苦地拉扯我们长大,呵护备至,我们想报答,可是她的恩情如同上天一般大而无穷,怎么能够报答得了呢?诗句中,作者连用近10个动词,把母亲抚养子女的辛苦与恩情表达得淋漓尽致。“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无父何怙,无母何恃”,读来发人深省、感人至深。
  “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一尺三寸婴,十又八载功。母称儿干卧,儿屎母湿眠。母苦儿未见,儿劳母不安。老母一百岁,常念八十儿。尊前慈母在,浪子不觉寒。”朴实无华、真情流淌的《劝孝歌》,撷取了人的一生中成长的节点,歌颂了母爱中涌动的平凡与伟大、艰辛与欢乐、痛苦与欣慰……
  “非痴非狂谁氏子,去入王屋称道士。白头老母遮门啼,挽断衫袖留不止。”唐代文学家韩愈其《谁氏子》一诗中,写了“谁氏子”欲离家修仙访道,老母啼哭挽留不止,刻画了一位担忧儿子的母亲形象,读后令人心酸。
  “人见生男生女好,不知男女催人老”(唐·王建)。而宋代王安石的《十五》说:“将母邗沟上,留家白邗阴。月明闻杜宇,南北总关心。”诗人与母亲分别,南北各一方,每临月明之夜,听着杜鹃凄然啼叫,无限思念亲人,应了那句老话“儿行千里母担忧”。
  “慈母爱子,非为报也”(汉·刘安)。不是吗?母亲是一艘大船,载着我们驶向大海,去追寻生命的奥秘,去探索世界的神奇;母亲是一座高山,蕴藏着万物,哺育我们成长,强壮我们的身心;母亲是一曲动人的歌,带着我们云游四方,用她那优美的曲调,颂吟着祖国的历史;母亲是一缕春风,吹生着世界万物,盈盈的步履间,带来了勃勃的生机;母亲是丝丝春雨,滋润着大地万物,“只求耕耘,不求收获”。在众多赞美母亲的古诗中,唐代诗人孟郊的《游子吟》无疑是最富有感染力的一首,堪称千古绝唱:“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全诗并无华丽的辞藻,寥寥数语,于清新流畅,平实朴素的语言中,饱含着情真意切的慈母深情,千百年来拨动了每一个读者的心弦,激起万千游子的深深共鸣。也正因为如此,此诗方能常读常新,流传千年不衰。“永痛长病母,五年委沟溪。生我不得力,终身两酸嘶。人生无家别,何以为蒸黎!”言词悲切,凄苦哀绝,足以令人慷慨动容,下千秋之泪。“爱千恩百苦,疼我孰知父母?”(《小儿语》);“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三字经》),同样情深意长、感人肺腑。

孟母三迁 民国·顾城作
  “文学既心学”;“一切景语皆情语”。古诗为母爱构筑了一个永恒、温馨、温暖的家园,而母爱当之无愧成为古诗中,最明亮、最温暖、最闪亮、最动人、最璀璨的星辰。也许是“英雄所见略同”,也许是她超越了肤色、信仰、种族、语言等形式的樊篱与界限,产生了持久的生命力和影响力,成为文学中的一朵奇葩。难怪老舍无限深情地说:“失去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难怪高尔基说:“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难怪但丁也说:“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
  爱是人类最美丽的语言,不分国界,不分时代。古诗与母爱水乳交融、浑然一体,既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更是众望所归、人心所向!
返回【第B10版】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2 ©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总编室电话:010-68426985 E-mail:gxzk@guoxue.com | 备案号:京ICP备120204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909号 京ICP1101034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