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
 
 
 
 
 
版权所有:国学网 PDF版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4年11月27日> > 总第86期 > 第B9版 > 新闻内容
《大义觉迷录》出炉记
新闻作者:傅淞岩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27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雍正六年(1728)五月,湖南安仁县大路边的一个学馆门口,一个不起眼的教书先生曾静,把一封信交给了自己的门生张熙。两个人都知道,这是一封能掀起狂天波澜的谋逆书信。看着张熙的身影一点点地消失在北方,曾静忍不住抬头看看天,没有云朵,空洞而湛蓝无比,这块天空之中没有任何征兆。
  曾静是一个普通得无法再普通的读书人。他原是安仁县生员,因考试劣等被革退,于是放弃学业在区域教书,人称蒲潭先生。曾静家两代贫寒,与哥嫂落魄地住在一起,收得张熙等生活更加窘迫的学生。在安仁县那块小小的天空下面,曾静失意中常杂记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和读书心得,当然最多的还是骂骂雍正的政府。他的著作中,列举了雍正的十大罪状。每一条罪状,都编写得活灵活现,那里说雍正与父皇多年来“为仇为敌”;说仁寿太后之死是被迫自杀;说允礽、允禩、允禟之死是被杀害;说年羹尧、隆科多二案是“诛忠”;说雍正帝收纳了废太子的妃嫔,常带着大臣在圆明园饮酒作乐……
  曾静撰写的《知新录》,简直成为一部攻击雍正朝政治的大全,他攻击了“七星聚曜”、“黄河澄清”这两个雍正最为得意的祥瑞。他认为这两个征兆非但不是圣人、盛世的吉兆,反而是阴尽阳生、乱极转治、改朝换代的机会。曾静很明显是一个研究上天征兆的高手。雍正继位以来,孔庙的大成殿被大火烧毁,朱熹祠庙又遭了火灾。他说雍正五、六年以内,全国范围内寒暑复原,五谷缺少收成,忽雨忽旱;荊州、襄阳、岳阳、常德等府连年水灾,洪水滔天;吴、楚、蜀、越等地方,旱涝不断。他进而说,清朝入关八十年来,“天运衰歇,天震地怒,鬼哭狼嚎”,将华夏与外夷的区分上升到无限的高度:“华夷之分,远远大于五伦之首的君臣之伦,是中华第一义。”他还嘲笑清朝的官服是“孔雀翎,马蹄袖,衣冠中禽兽”。曾静的思想,直接来自于康熙朝的理学名士吕留良。曾静读过吕留良的著作,特派张熙到吕留良的家里去抄写他的著书,甚至认为吕留良这样的绝粹大儒才配当皇帝。
  ……
  曾静在北京受审竟然长达八九个月,雍正特令杭奕禄收集各省数百份奏报给曾静阅读,这批奏报来自各省总督、巡抚及其他大臣,内容涵盖各类事务。这位山村书生得以窥视一下整个帝国政务的运行,他亲眼看到雍正与岳钟琪如何精诚合作处理军国大政,更看清其逆书一案及其处理在整个王朝千头万绪事务中所处的位置。
  在成堆的奏章中,曾静惊讶地发现雍正对各地奏呈的祥瑞明察秋毫,并不轻信。如:安徽学政上奏说发现了象征吉兆的灵芝,山东曲阜衍圣公报称亲见祥云,都被皇上驳回。曾静还看到关于处理福建官员马姓家臣的密折,此人散布了“有人将在福建捕杀男童”的恶毒谣言。曾静此刻感到自己像蚂蚁一般渺小:过去,他肯定会采信这一类流言并写入自己的著述。
  曾静进而对雍正产生了无限的崇拜:“当今皇上的德政远可与古之圣王名君相比,他‘自朝至暮,一日万机,件件御览,字字御批。一应上任官员,无论内外大小,每日必逐一引见,谆谆告诫以爱民绥抚之。直到二三更,方得览批各省督抚奏折,竟不用一人代笔,其焦劳如此。’”(《大义觉迷录》曾静供词)
  对于雍正的“出奇料理”,九卿大臣大为不满,纷纷上书要求将曾静等谋反人凌迟处死,即便碎尸万段也不足平臣民之愤。雍正的说法则又是一番“出奇”,他说正是因为曾静等人的自投罗网,才供出了流言的根源是阿其那、塞思黑手下的太监,追出元凶,最终晓谕百姓。如此看来,“从古所未见的逆贼”曾静等人,反而为雍正王朝立了大功。雍正下令,无罪释放曾静、张熙等人,同时宣布:将来继位的子孙也不得诛杀他们。
  雍正八年(1730年)初,曲阜孔庙的修缮工程进行到大成殿上梁的前两天,五彩的卿云在曲阜的天空中出现。就在此时,雍正皇帝正在为他的一部新书收尾。这本书中,集中了雍正处理曾静一案中的所有上谕,附上了曾静的口供与表达忏悔的文章《归仁录》,在结尾处加入了雍正对于此次孔庙祥瑞的谕旨,曾静关于孔圣人之心的回答。
  曾静在此案中的表现给了雍正以灵感,雍正将这部汇集著作定下书名为《大义觉迷录》。
  这一年,雍正与曾静都到了天命之年。一年时间,《大义觉迷录》颁发到全国各个府州县时,使全国的读书士子观览知悉。同时下令逐一询问全国士人的意见,是否可以将已去世的吕留良及他的儿子吕葆中锉尸枭众,另一个儿子吕毅中斩决,将吕留良所著文集、诗集、日记尽行燔毁。
  这个表态运动持续到雍正十年,成为这场长达四年狱案的结尾。这场波及全国的表态中,天下所有的读书人都做出了不与吕留良“同流合污”,亦即不得“腹诽朝政”“笔之于书”的保证,他们同时将发现,他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凤凰、卿云、嘉禾、瑞鹤的神奇盛世中。
  离开北京的时候,曾静忍不住抬头看看天空。雍正已事先作下安排,让曾静与张熙到江宁、苏州、西安等地现身宣讲《大义觉迷录》。
  曾静自始至终没有见到过雍正,此生却永远烙上了雍正的印痕。曾静启程离京时,雍正竟然遣了内廷管事的太监御赐了一包衣服和其他一些物件。
  此时的天空,没有一丝云朵,无比湛蓝也无比空洞,没有任何征兆。曾静紧了紧行囊,向京城通往南方的大路走去。

傅淞岩:《朕知道了——雍正:被误解的皇帝、被低估的王朝》
华文出版社2014年08月出版
返回【第B9版】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2 ©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总编室电话:010-68426985 E-mail:gxzk@guoxue.com | 备案号:京ICP备120204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909号 京ICP1101034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