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
 
 
 
 
 
版权所有:国学网 PDF版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4年11月27日> > 总第86期 > 第B6-7版 > 新闻内容
馆藏清乾隆御制耕图诗墨赏析
新闻作者:靳彦乔(北京艺术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27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清代,诗书画印均现于墨品上。署有“御用”或“御墨”字样的墨,由内务府造办处御书处“墨作”按宫廷式样制作。北京艺术博物馆藏的各类御墨颇丰,现撷取一套“清乾隆御制耕图诗墨”赏析。
  清乾隆御制耕图诗墨(见图1),一套二十四件(见图2),装于黑漆描金云龙纹盒内,盒木胎,以黑漆为底,边缘用金漆绘一周回纹锦,盒面装饰两条龙首、尾相对的金色升龙,穿行于朵朵祥云之间。两龙中间以隶书书写“御制耕图诗墨”六字。

图1
图2
  此乾隆御制耕图诗墨,其耕图与诗皆来自康熙御制耕织图。康熙二十八年(1689 年)康熙帝第二次南巡时,有江南人向他进献了一部《耕织图》。这部《耕织图》是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年)以诗画并茂形式介绍耕织技术的著作。康熙帝回京后命宫廷画师焦秉贞重绘《耕织图》,焦秉贞参考宋代的《耕织图》,重新创作,到康熙三十五年(1696 年)二月社日(二十二日),绘成《耕织图》。这本《耕织图》,绘画耕图23 幅,织图23 幅,共46 幅。自此以后,《耕织图》就以多种工艺形式流行。刻于墨模上成为耕织图墨是康熙朝首创。康熙御制耕织图墨分上下两匣,每匣二十四锭,分耕和织两部分。而北京艺术博物馆藏的乾隆御制耕图诗墨只独有耕的部分,反映水稻种植的生产过程。二十四锭墨除第一锭外,其余二十三锭每锭正面皆模刻耕图,背面模刻御诗,诗文阴文填金。第一锭与最后一锭侧均有“御书处教习造墨监生臣汪惟高镌”。汪惟高是汪近圣之子,清乾隆朝应招入宫,任“制墨教习”,传授家传制墨技艺,主持皇家制墨,是颇有名的制墨高手。
  
图3       图4
  首锭墨(见图3、图4)是康熙皇帝御题并书写的耕织图序,“御制耕织图序”六个字以楷书阴文填金制成,而序正文则为行草模印阳文。由于序文较长,所以延续到了墨的背面(见图4)。御制耕织图序全文如下:“朕早夜勤毖,研求治理。念生民之本,以衣食为天。尝读《豳风》《无逸》诸篇,其言稼穑蚕桑,纤悉具备。昔人以此被之管弦,列于典诰,有天下国家者,洵不可不留连三复于其际也。西汉诏令,最为近古,其言曰:农事伤,则饥之本也;女红害,则寒之源也。又曰:老耆以寿终,幼孤得遂长。欲臻斯理者,舍本务其曷以奉。朕每巡省风谣,乐观农事。于南北土疆之性,黍稌播种之宜,节候早晚之殊,蝗蝻捕治之法,素爱咨询,知此甚晰,听政时恒与诸臣工言之。于丰泽园之侧,治田数畦,环以溪水,阡陌井然在目,桔槔之声盈耳,岁收嘉禾数十种。陇畔树桑,傍列蚕舍,浴茧缫丝,恍然如茅檐蔀屋。因构“知稼轩”、“秋云亭”以临观之。古人有言:衣帛当思织女之寒,食粟当念农夫之苦。朕惓惓于此,至深且切也。爰绘耕、织图各二十三幅,朕于每幅制诗一章,以吟咏其勤苦,而书之于图。自始事迄终事,农民胼手胝足之劳,蚕女茧丝机杼之瘁,咸备其情状。复命镂板流传,用以示子孙臣庶,俾知粒食维艰,授衣匪易。《书》曰:惟土物爱厥心臧。庶于斯图有所感发焉。且欲令寰宇之内,皆敦崇本业,勤以徕之,俭以积之,衣食丰饶,以共跻于安和富寿之域,斯则朕嘉画元元之至意也夫。康熙三十五年春二月社日题并书。”最后钤篆书描金阳文印“康熙宸翰”和篆书填金阴文印“稽古右文之章”。
  
图5       图6
  第二锭墨(见图5、图6)是浸种,也是耕种的第一步。墨正面模印农家庭院中子孙三人实施浸种的场面:孙站于水中伸出双手,子手捧装满稻种的竹笼站于水边,父子二人正在传递于竹笼,欲浸种。一拄杖老者似在监督其子孙浸种的过程。庭院中还有母鸡带领雏鸡奔跑觅食,颇具生活情趣;墨右上角有楷书填金“浸种”二字。墨背面(见图6)上部阴文篆书填金“御诗”二字,其下为阴文行草填金诗文“暄和节候肇农功,自此勤劳处处同。早辨东田穜稑种,褰裳涉水浸筠笼。”
  
图7       图8
  第三锭墨(见图7、图8)是耕,也是耕种的第二步。墨正面模印老者拄杖携孙散步田间,远观农民扶犁役牛耕田;其右上角楷书填金“耕”字。墨背面(图8)上部阴文篆书填金“御诗”二字,其下为阴文行草填金诗文“土膏初动正春晴,野老支筇早课耕。辛苦田家惟穑事,陇边时听叱牛声。”
  
图9       图10
  第四锭墨(见图9、图10)是耙耨,也是耕种的第三步。墨正面模印水田中农民戴笠披蓑,执鞭站于耙上,驯牛耙地;其右上角楷书填金“耙耨”二字;墨背面(见图10)上部阴文篆书填金“御诗”二字,其下为阴文行草填金诗文“每当旰食念民依,南亩三时愿不违。已见深耕还易耨,绿蓑青笠雨霏霏”。
  
图11       图12
  第五锭墨(见图11、图12)耖,也是耕种的第四步。墨正面模印水田中农民驾牛扶耖耖地;其右上角楷书填金“耖”字。墨背面(见图12)上部阴文篆书填金“御诗”二字,其下为阴文行草填金诗文“东阡西陌水潺湲,扶耖泥涂未得闲。为念饔飧由力作,敢辞竭蹶向田间”。
  
图13       图14
  第六锭墨(见图13、图14)碌碡,也是耕种的第五步。墨正面模印农民水田中驱牛施碌碡轧田;其右上角楷书填金“碌碡”。墨背面(见图14)上部阴文篆书填金“御诗”二字,其下为阴文行草填金诗文“老农力穑虑偏周,早夜扶犁未肯休。更驾乌犍施碌碡,好教春水满平畴”。
  
图15       图16
  第七锭墨(见图15、图16)是布秧,也是耕种的第六步。墨正面模印二农民水田中播种,田间小径上还有一人正准备茶水;右上角楷书填金“布秧”二字。墨背面(见图16)上部阴文篆书填金“御诗”二字,其下为阴文行草填金诗文“农家布种避春寒,甲坼初萌最可观。自昔虞书传播谷,民间莫作等闲看”。
  
图17       图18
  第八锭墨(见图17、图18)初秧,也是耕种的第七步。墨正面模印农家三人于水田边观察品评初露的秧苗;其右上角楷书填金“初秧”二字,墨背面(见图18)上部阴文篆书填金“御诗”二字,其下为阴文行草填金诗文“一年农事在春深,无限田家望岁心。最爱清和天气好,绿畴千顷露秧针”。
  
图19       图20
  第九锭墨(见图19、图20)淤荫,也是耕种的第八步。墨正面模印一农民赤足站于水田中,用手撒灰施肥;其右上角楷书填金“淤荫”二字。墨背面(见图20)上部阴文篆书填金“御诗”二字,其下为阴文行草填金诗文“从来土沃藉农勤,丰歉皆由用力分。薙草洒灰滋地利,心期千亩稼如云”。
  
图21       图22
  第十锭墨(见图21、图22)拔秧,也是耕种的第九步。正面模印四农民或拔秧、或分秧装筐、或挑担转移秧苗;其右上角楷书填金“拔秧”二字。墨背面(见图22)上部阴文篆书填金“御诗”二字,其下为阴文行草填金诗文“青葱刺水满平川,移植西畴更勃然。节序惊心芒种迫,分秧须及夏初天”。康熙御诗,每首都是七言四句。多是感慨农夫的万般辛劳,充分表现了康熙皇帝恤农、悯农的情感;乾隆朝再作耕织图墨,亦反映出了乾隆皇帝对农桑的重视。
  清代康、雍、乾三朝,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制墨业达到高峰。特别是乾隆时期,所制御墨讲究,不惜工本。除内廷御书处“墨作”专门制墨以外,还向各地精选名家承制御墨,供内廷御用。加之各地进呈贡墨按御书处选样设计,题材应有尽有,造型多样奇巧,均是传世佳品。此套出自名家的御制耕图诗墨,更是传世珍品。
返回【第B6-7版】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2 ©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总编室电话:010-68426985 E-mail:gxzk@guoxue.com | 备案号:京ICP备120204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909号 京ICP1101034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