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
 
 
 
 
 
版权所有:国学网 PDF版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4年08月07日> > 总第70期 > 第B11版 > 新闻内容
大赦有大弊
新闻作者:刘锟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07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每当提及古时的大赦制度,时人不免大谈特谈它如何如何好,并为今天的某些国家仍保有这么优秀的“国粹”而感到欣羡。大赦有自身的价值,诸如实现社会正义、纠正刑罚错误、补救施政失当、节约司法资源、缓和社会矛盾等等。这些正向价值已谈论甚多,倒是赦免制度带来的弊端被忽略或遗忘了。
  “死人都是好的”,这句俄罗斯谚语意在表明,人们对待过去总会存在玫瑰般的幻念和追想。其实,自打一有赦免制度就有人不断提出质疑。赦免的思想观念可追溯到诸如《尚书·舜典》“眚(shěnɡ过失)灾肆赦,怙终贼刑”的经典表述。晚清大法学家沈家本认为:
  唐虞三代之所谓赦者,或以其情之可矜,或以其事之可疑,或以其在三赦、三宥(yòu,宽恕,赦免)、八议之列,然后赦之。盖临时随事而为之斟酌,所谓“议事以制”者也!至后世乃有大赦之法,不问情之浅深、罪之轻重,凡所犯在赦前,则杀人者不死,伤人者不刑,盗贼及作奸犯科者不诘;于是赦遂为偏枯之物、长奸之门。
  也就是说,订立赦免制度的初衷是要针对具体案例,不同犯人还是区别对待的。后世频繁实施赦免,且又是“一刀切”的方式,实际上已经导致某种程度的“扩大化”,即所谓过犹不及,遗患不可谓不深远。
  作为范围最广、效力最大的一种赦免形式,大赦的滥用极大削弱了法律的稳定性,降低了刑罚的一般预防作用。
  因为大赦多由国家元首颁行,不问犯罪人的悔过状况,只是根据政治的需要在特定的时刻宣布一概消除罪与刑。如此这般,犯有同样罪行的人在犯罪时间上略有差别,但会受到截然不同的待遇,造成犯罪人之间实质上的不平等。
  2008年,同在儒家文化圈内的韩国前总统李明博,为纪念建国60周年,特赦了包括现代汽车总裁郑梦九等企业巨头在内的34万余人。此举遭到反对党的极力抵制,反对党提出这次特赦针对的是“某一特殊阶层”,势必会造成国家分裂。这样的反对声音切中了不问是非轻重的大赦的肯綮。
  言犹在耳。同时,大赦还具有其他副作用,比如使一部分尚有社会危害性的犯罪人回到社会,他们极有可能重新犯罪,威胁社会治安;使潜在的犯罪人受到某种程度的“鼓励”,侥幸心理增强,而降低刑罚的威慑效果;使被害人及其亲属的心理创伤难以得到抚慰,他们甚至会对国家法律的权威性和公正性失去信心。
  当然,大赦之所以会受到诸如鲁迅先生笔下的七斤嫂这样平头百姓的欢迎,在于对他们而言,大赦可能会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蠲(juān减免)免租税,有的甚至连私债一并免除……皇帝老子的“天翻地覆慨而慷”,自然可以打动人心。
  洪迈《容斋随笔》曾记载:
  淳熙十六年二月《登极赦》:“凡民间所欠债负,不以久近多少,一切除放。”遂有方出钱旬日,未得一息,而并本尽失之者,人不以为便。何澹为谏大夫,尝论其事,遂令只偿本钱,小人无义,几至喧噪。
  试想一下,你刚刚把钱借给他人,谁曾想皇帝一纸赦令,转眼间利钱加本金一概作废,这还有什么天理公义可言?大赦之下真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当有识之士如谏大夫何澹挺身而出仗义执言,为债权人说几句公道话时,却因损着别人的牙眼而遭到债务人的围攻。
  董仲舒提倡以《春秋》大义作为司法裁判的指导思想,礼法合一是古代中国的法制特色。后世法律根据礼教思想制定,即“引礼入律”。凡是法律中没有规定的,司法官直接以儒家经义作为裁判的依据。
  然而,儒家所尊奉的“礼”与法家所倡导的“法”,不可避免会出现冲突。譬如,君王会根据个人好恶决定是否大赦,免除犯人的罪行,而根据儒家经典《礼记》的要求:
  父之仇弗与共戴天,兄弟之仇不反兵,交游之仇不同国。
  一方面受害人家属负有报仇的义务,一方面法律又赦免了犯罪人的罪行。此时有所为或有所不为,均会动辄得咎。这时礼法冲突使人进退两难,处在尴尬之境。赦免的弊端亦暴露无遗。
  有鉴于此,古人煞费苦心设计出“移乡避仇”的制度。《唐律疏议》卷第十八“贼盗”篇规定:
  诸杀人应死会赦免者,移乡千里外。
  宋承唐制,《宋刑统》的“杀人移乡”条对此来了个照搬照抄。在唐宋立法者看来,空间上的距离,一则可以淡化复仇的情绪,二则可以给复仇行动造成一定的难度。
  《水浒传》第三十八回,李逵出场,戴宗向宋江介绍他的来历——“祖贯是沂州”,后“因为打死了人逃走出来,虽遇赦宥,流落在此江州,不曾还乡”。原来并非李逵刻意选择流浪在外,不愿回家,而是当时法律所限,不得还乡。不过,移乡避仇只是一种消极的防范措施。实际的功效不见得有多好,因此宋之后的法律已经鲜见类似的规定了。
  为尽可能地减少制度产生的负面效果,查漏补缺,在打开“大赦”这扇大门之前必须越过高高低低的防火墙。后唐庄宗同光二年大赦,即首先划定赦免的基本范围:
  罪无轻重,常赦所不原者,咸赦除之。
  继而又列明例外条款,如下:“十恶、五逆、屠牛、铸钱、故杀人、合造毒药、持杖行劫、官典犯赃,不在此限。”即为此例。
  薪不尽,火不灭。大赦制度问题的根源还在朝廷的“一刀切”,由此滋生的一切弊端只能等到大赦制度被废除后才会随之荡涤殆尽。扬汤止沸往往解决不了问题,还是釜底抽薪来得更爽利,更彻底。回过头来想想,在方家群起热议大赦之利好时,这里“为了忘却的纪念”——小议大赦之弊,应该算不得是多余的。
返回【第B11版】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2 ©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总编室电话:010-68426985 E-mail:gxzk@guoxue.com | 备案号:京ICP备120204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909号 京ICP1101034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