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
 
 
 
 
 
版权所有:国学网 PDF版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4年08月07日> > 总第70期 > 第B5版 > 新闻内容
读《台静农艺术随笔》
新闻作者:施平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07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20世纪中国文学史册上,台静农不仅是以“乡土文学”小说成名的杰出代表,还是一位书画技艺享誉海内外的大家。近日,读罢一册由陈子善编著,上海文艺出版社2014年3月首版的《台静农艺术随笔》,更让我对这位文学与书画创作俱佳的先贤,生出了许多敬佩之情。
  传承出新。经典技艺的长期浸透,使得台静农的书画创作起步于高位。据台静农自述,他十四五岁就研习书法,“初学隶书华山碑及邓石如,楷行则颜鲁公《麻姑仙台记》及《争座位》”,苦练不辍。1928年夏在北京参加“圆台印社”,专心从名家学制印。又大力协助鲁迅搜集碑帖,见识日长。值得一提的是,他1933年春结识溥心畲,1937年夏结识张大千,与这两位当代大画家探讨画学并结为终身好友之后,便开始潜心临绘“扬州八怪”之金农、罗聘的墨梅,进而成为了格调新奇、“笔法精绝”的画梅名家。台静农的书法技艺,他自1973年从台大荣休后愈趋精熟,而成为台湾首屈一指的大书法家。张大千曾有赞语:“三百年来,能得倪书神髓者,静农一人而已。”而自认书艺不及台静农的书法家启功,则高度评述:“台先生的法书,错节盘根,玉质金相。”无一不是“以体味古代名家的精神入手……一点一划,实是表达情感的艺术语言”。
  见微知著。宽泛的学识造就了台静农的书学与画学研究,自出机杼,卓有建树。《智永禅师的书学及其对于后世的影响》《书道由唐入宋的枢纽人物杨凝式》等书学长文,洋洋洒洒,考证甚详,足见他对智永禅师和杨凝式两人在中国书法史上承前启后、影响千年的重要地位的推崇。他的一段短文可见一斑:“书法为我国独有之艺术,汉魏六朝碑铭皆不署写者名氏,予以为此皆职业书家,虽非士大夫之流,自有其艺术价值,且影响于后世。至于隋智永和尚与唐末之杨凝式,并为书学史上承先启后之人物。智永承山阴一脉,以十年之功,写真草千字文百本,流传人间,示范之功,伟矣。杨凝式行草,变古法创新意,为北宋巨子东坡山谷导夫先路。”而对于同道乃至后辈书艺的评论,台静农也有独特的视界。在《看了董阳孜书法后的感想》一文中,他认为:“书法是艺术的一种,不孤立于其他艺术,尤其与绘画有血缘。昔人说书画同源,甚有道理,但一般人观念,以为绘画取资于书法,以画的表现有赖于线条故,却没听说书法也应取资于绘画、其实书之点画,即画之笔墨,书之纵笔挥洒,与作画之运奇布巧,两者并无二致。今观阳孜所作,运笔如椽,力破整齐,水墨飞白,相映成趣,书耶画耶,浑然莫辩,这正是她能于书法以外的艺术的运用。”
  不得不敬佩的是,台静农那些对于张大千与溥心畲两位先贤画艺的精辟见解。“夫唯大千之才,始能集宋元大成,而宋元法度,则未能画大千之雄图。是故蹑跻担簦,西去敦煌,寝馈于鸣沙石室者三载;六朝隋唐胜迹,大千乃得亲历观摩之。我画史巨子如大千之胜缘宏愿,以成就其旷古之风格者,实无第二人,是大千画苑功迹,得不足比尼山之学,日月经天耶。试观大千破墨,笔耶非耶,墨耶非墨,虚兮若虚,奇诡倜傥,变化无常,非能与造物者游,安得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大千居士画学》)。“以久习四王遗绪之甜熟,未曾见有如是之峻奇雄肆者。于焉以为北宋衰落者数百年,得先生出而振之。先生负宏博绝逸之才,又以帝王家世所藏画史名迹,心领神会,悉能探其玄奥,收诸腕底。其能震骇一世,并非偶然”(溥心畲山水长卷《远岫浮烟图卷》题记)。更为精妙的是,《台静农艺术随笔》书中,还附有一首溥心畲题张大千小像之诗:
  滔滔四海风尘日,天地难容一大千。
  恰似少陵天宝际,作诗空忆李青莲。
  感慨万端的真情流露,显现了两人之间的情谊,同时也透露出他俩以不同的格调高视艺坛的气概。想来这样的感情,绝非偶然,必是久蓄胸中使然。
返回【第B5版】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2 ©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总编室电话:010-68426985 E-mail:gxzk@guoxue.com | 备案号:京ICP备120204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909号 京ICP1101034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