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网
 
 
 
 
 
版权所有:国学网 PDF版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3年09月19日> > 总第25期 > 第B9版 > 新闻内容
独孤求败:棋圣黄龙士
新闻作者:程天祥整理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19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中国两千年围棋史上,棋力最强的国手,今天的人们首推清代乾隆时期的范西屏与施襄夏。他们生而同时,年龄又相当,因此他们在浙江平湖交手的“当湖十局”,被认为是我国古棋最高水平的代表作。但在范施二先生之前的康熙朝,亦有一位横扫棋坛的大人物,可惜他生不逢时,孤掌难鸣,一生独孤求败。这便是一代棋圣黄龙士的境遇。


黄龙士执白胜周东侯,227着

弈坛淮阴
  对黄龙士(名霞,字月天,自号龙士)棋艺的评价,代有其人。乾隆间《镜花缘》的作者李汝珍赞道:“自黄月天出,异想天开,别开生面,极尽心思之巧,遂开一代之盛。”咸丰间《六家弈谱》的辑录者王彦侗称赞他说:“国初(指清代初期)以弈名家者,自过百龄而后,群贤蔚起,竞相争雄,迨黄龙士出,一切俯视之,神乎技矣。”清末棋谱辑录大家邓元鏸推崇说:“龙士如天仙化人,绝无尘想……如淮阴用兵,战无不胜。”然而,曲高者和寡,黄龙士终其一生,都在寻找与他相当的对手,可惜除了前辈周东侯、后辈徐星友,勉强可与之对抗外,再找不出第三人来。
  黄龙士的后辈徐星友,在他晚年的大作《兼山堂弈谱》中,对少年龙士与耄耋之年的盛大有之间的对局进行了评述,之后发了一通感慨。他说:“大抵劲敌当前,机锋相迫,则智虑周详,若非劲敌,虽胜亦乏精采。求其两相对垒,年力相当,各极所长,绝无遗憾,上下古今,殊不可多得也。”黄龙士的苦恼,正不幸为这番话所言中。黄龙士二十岁后独步棋坛,当时的国手,无不望风而靡,不难推想,他的内心必定是寂寞的。他的水平,虽然未见得逊于后辈,乾隆时代的双子星座——范西屏与施襄夏,但他的“独孤求败”,显然远不如施范的“年力相当,各极所长”,来得“绝无遗憾”。人生际遇不同,真是徒唤奈何。
  陈祖德先生曾为黄龙士鸣不平:“我国古代水平最高的棋谱,不是‘黄龙周虎’,而是‘当湖十局’。棋谱是如此,但施襄夏、范西屏两先生的棋艺,一定比黄龙士先生高妙吗?实未见得,依我来看,黄龙士先生的棋艺虽不能说略胜,但至少也不会比施范逊色。时人称黄龙士为‘棋圣’,而推施范两先生为‘亚圣’,未见得全然是推崇先贤之意。但黄龙士在当时太强大了,强大到独孤求败的地步,找不到水平与之相当的对手,来激发他全部的才能,因此他留下的棋谱,大约总是他一个人在发挥,因为对方咬得不紧,他也常常出现一些随手,这使得他的遗局与‘当湖十局’比起来,稍嫌粗糙。比之施范双雄并立,留下了足以傲视千古的当湖妙局,这确实是很可遗憾的事。”
  黄龙士因为棋艺出类拔萃,被康雍乾间的著名学者阎若璩称为“棋圣”。阎若璩(1636—1704),清太原人,字百诗,号潜丘。他博通经史,长于考证。读《尚书》古文二十五篇,即疑其讹。潜心钻研三十余年,作《古文尚书疏证》八卷。他以强有力的考证表明,《尚书》古文二十五篇为东汉人伪作。他精于地理学,参与修订《一统志》,撰《四书释地》五卷。他著作丰富,学名显赫。在他晚年,受到雍亲王(即后来的雍正皇帝)礼遇,延请至北京,不称其名,而称其为“先生”,隐然有帝师之概。就是这样一位学究古今的人物,把围棋国手黄龙士与黄宗羲、顾炎武等著名人物并列,称“十四圣人”,黄龙士为棋圣。以身负绝艺而登堂入室,享受圣人的最高隆遇,这样的推重,古往今来十分罕见。
  黄龙士为清初棋坛增添的光彩,造就的辉煌战绩,以及在棋艺上的推陈出新,可证阎若璩言之不虚,一代大国手黄龙士,棋圣之名洵足以当之。但他毕竟是个平民出身的艺人,缺乏封建史家的重视,正史对他的事迹几乎失载。幸赖一些笔记、野史乃至市井传说,为我们提供了一些黄龙士的生平资料。
黄龙士的赞歌
  诗人王摅(1636─1699),字虹友,号汲园,太仓人。为明末清初著名画家王时敏的第七个儿子。王时敏为明万历朝的重臣王锡爵之孙,官太常寺少卿,明亡入清不仕。所以王摅虽才气横溢,终于抗节不仕,穷愁没世。他曾从学于江左文坛大家吴伟业,后又与著名文士王士祯、钱谦益等交游,在清初文坛颇负盛名。著有《芦中集》十卷。
  与王摅交往的吴伟业、钱谦益,尤其钱氏,是一位痴迷的围棋爱好者,王氏也难免有所涉猎。吴伟业写过一组《观棋和韵》,共六首七言绝句,每首都写古代棋事一则,表现了极高的围棋文化素养。钱谦益从小就生活在很好的围棋环境中。七八岁时亲见著名国手方渭津和林符卿对局,并受方氏赞赏。后又与国手汪幼清相交,并为其《围棋新局》一书作序。钱氏与著名国手过百龄亦十分友善。尤其是钱氏《有学集》中的三十首观棋绝句,更为棋史增添了佳话。
  清人王摅的《观棋歌》,如果对它的时代稍作考究,就会觉得这是写给黄龙士的一首赞歌。诗中所展现的情况,是研究黄龙士难得的资料。全诗如下:
观棋歌
虚堂深沉垂翠幕,坐对楸枰眼花落。
出入九天九地间,未容用意旁人觉。
疏帘清簟看分明,良久才闻下子声。
黄生潇洒少年子,此技海内方横行。
自言少小嗜于此,每读艺经呼不起。
凝睇沉思久得之,乃知小技有妙理。
临局机势诚无前,鹰隼搏击当秋天。
或为横攻或潜蹑,时而穿腹时趋边。
制胜出奇无不有,刘项此时皆束手。
险如邓艾袭阴平,肃若亚夫营细柳。
坐间观者叹绝奇,拔帜呼蝥人不知。
古人阵法失已久,鹳鹅鱼丽今谁为?
呜乎黄生何辟易,江南江北不逢敌。
岂是深山曾烂柯,知君前身采樵客。
谢公笑却淮淝军,相传赌墅千秋闻。
嗟哉谢公不复见,世称绝艺无如君。
黄生工此亦良苦,运用以心师以谱。
有人倘与论英雄,未许相轻叹广武。
名满人间已十春,怜渠国手困风尘。
当今筹国多能手,未必奇谋有此人。
  王摅的《观棋歌》出自诗人自订的《芦中集》第二卷。该卷写作时间为康熙壬寅到乙卯,即康熙元年(1662年)到康熙十四年(1675年)。这个时间区段,黄龙士大约10岁到23岁(黄龙士生于1652年)。这和诗中“黄生潇洒少年子”的说法是相合的。
  黄龙士少年成名,随其父往来于江淮间,奔走于王公门第及士大夫之间。曾于康熙三年、八年,两次造访明末遗民、诗人杜濬作了《送黄童子序》相赠。这是研究黄龙士生平的重要资料,历来被围棋史家所重视。而王摅恰恰又是杜濬交往圈内人物之一,有与黄龙士相识的条件。他观黄龙士下棋,并为之作诗,应当说是很自然的事。
  再看诗句“此技海内方横行”、“江南江北不逢敌”、“世称绝艺无如君”、“名满人间已十春”,除了有棋圣之称的黄龙士以外,还有哪个黄生能承受得起如此赞誉呢?
  黄龙士以七战全胜的优势挫败国手盛大有,棋坛震惊。二十岁前后,又击败了名手谢友玉。同时国手卞邠原、吴瑞征、何闇公、凌元焕、程仲容等与黄龙士对垒,无不屈居下风。当时能与黄龙士竭力周旋者仅周东侯一人而已。“呜乎黄生何辟易”,也只有黄龙士才会让康熙棋坛望而生畏。
  “自言少小嗜于此,每读艺经呼不起。凝睇沉思久得之,乃知小技有妙理。”这些刻苦学艺的记述,在已有的黄龙士事迹资料中是没有的。任何天才都出于勤奋,黄龙士的事迹再次证明了这一颠朴不破之理。他的苦学深思之旅,也可从他的著作取名《弈括》中看出一二。弈而言括,所取何义?清人吴天寅在为《弈括》作序时说,“取《尚书》‘往省括于度’之义”。大意是说,如果想要弓弩射好箭,那么就得认真地从箭尾去观察、瞄准,再放箭。
  括,是箭的末端,带有箭翎,控制着箭的飞行。虽不直接中的,但却是射好箭的根本。黄龙士以括为喻,这是在强调基本功的重要性。《弈括》一书,收棋圣“自拟出子谱”三十局,官子谱三百六十式,均为提高棋艺的基础科目。这就是黄龙士将自己的围棋著作取名《弈括》的本意,也是黄龙士成功的经验之谈。
  一代棋圣著书立说,对自己的实战避而不谈,却向弈坛后学讲述启蒙科目,言谆谆,意切切,用心何其良苦。这正是我们常说的大家风范。不难想象,黄龙士正是刻苦习艺、苦练基本功,迈着坚实的步伐登上围棋圣殿的。
  “当今筹国多能手,未必奇谋有此人。”这最后两句为本诗一大看点。诗人对黄生的棋艺推崇备至,认为他的谋略在棋坛只此一人而已。这就充分说明了,王摅的《观棋歌》实乃黄龙士的一首赞歌。
  “有人倘与论英雄,未许相轻叹广武”。广武,古城名,故址在今河南荥阳东北广武山上。有东、西二城,中夹广武涧。公元前203年,楚汉双方在广武山隔涧对垒相持。晋人阮籍曾游览广武山,参观楚汉相争的古战场,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诗人强调黄生成名,绝不是世无英雄。能在群雄争霸的清初棋坛上喷薄而出,且极负盛名者,不是棋圣龙士,尚有何人?
返回【第B9版】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09-2012 ©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
总编室电话:010-68426985 E-mail:gxzk@guoxue.com | 备案号:京ICP备1202047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909号 京ICP1101034028